第6 课:拥在怀中的垃圾




当大水侵入我家时,我无法回家。当我开车回到家时,屋外的水已经退去,然而屋内的水位有膝盖那么高。





整间屋子被黄泥水覆盖,一片黄澄澄,根本望不到水面下的东西。我吓傻了,一时反应不过来。家人忙着把水捞出屋外。刚回到家的弟弟马上行动,加入捞水行列。此时还下着毛毛细雨,辛勤劳动的他,脸上已分不出是汗水还是雨水。

当他在水中移动时,被突然冒出的几个玻璃酒瓶吓到了。哎,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酒瓶啊?我们家是滴酒不沾的。



突然脑中闪过今早的画面。那是祖父收集的酒瓶。近期他很爱收集别人丢弃的垃圾。这些酒瓶只是一小部分的收藏而已。他还收集了别人的头盔、破鞋子、水瓶、铁丝等等。家里的报纸、纸袋、旧衣物、油桶都在他的收藏范围内。可以想象我家是个怎么样的场景。

爸爸妈妈尝试劝他丢掉,可是他很固执,不想听。妹妹曾偷偷地丢掉几个瓶子,不料却被他发现瓶子不见了,被他碎碎念了一段日子。原来他每天都会点算他的收藏。天啊!

为什么要紧紧抓着没有价值的垃圾呢?

要丢弃错误的想法很难,过程中会感到非常煎熬,但是自己一定要舍得割弃。当人面对两种绝然不同的想法时,会经历认知失调(cognitive dissonance)(费斯汀格,1957) (Festinger, 1957),以两种方式呈现:(一)逻辑上的不一致。比如,盐是咸的,但是如果尝到酸的盐,就会产生认知失调。(二)态度和行为上的不一致。比如,知道自己血压高不能吃得太咸,自己却总是挑口味重的食物。


一般人经历认知失调时,会感到紧张压力。为了舒缓这种压力,人会以三种方式减少失调。第一,改变自己对行为的认知。比如,安慰自己说自己是因为一时忘记才这么做的;第二,改变自己的行为。比如,喝酒的人不再喝酒;第三,改变自己对行为后果的认识, 比如,喝酒的人认为自己喝酒喝了40年还很健康,证明医生是错的。由此可见,人非常清楚自己的认知失调。然而,脑僵化的人无法理智的作出正确的决定。

对于认为错误的部分是正确的,而且那想法已经固定下来的人,就算让他观看并聆听正确的部分,他的脑中还是无法输入。”明明有更好的事物在眼前,可是认知观一旦错误了,也会认为是没有价值的事物而嗤之以鼻。

像我的祖父那样,就算我们买了新的床给他,他还是想把浸过黄泥水的旧床收起来,还碎碎念说干嘛要买新床呢。我们也不和他多说了,说什么也白费力气。

僵硬的想法、僵硬的脑、僵硬的认知观,是引导自己到生命之路时最大的敌人。’倘若没有丢弃该丢弃的部分,患难风暴来临时,只会带给自己更大的伤害。就像祖父收集的玻璃酒瓶,要是被大水打碎,玻璃碎片流入屋内,想必我们都会被割伤。这只是小事。当自己的人生走到分岔路口,一定要勇敢丢弃错误的想法,才能走上活路。


Previous
Next Post »